网站公告:
东方汇电话开户客服
东方汇热线:181-8361-5678
东方汇NEWS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东方汇
LV、GUCCI都指名这对装潢夫妻拼到上市
添加时间:2020-07-24 12:27:19

独家专访汇侨创办人,凭「有纪律的创意」年收42亿
想像一下,当你走进台北101或是微风广场,穿梭在精品品牌之间,Cartier、Fendi、Gucci……,品牌或许不同,但它们店面的设计装修,可能都是同一家。

镜头转到上海。开幕两年后,仍须排队才能进门的上海星巴克大中里旗舰店,也是由这家汇侨设计操刀。

它让名表全球总裁啧啧称奇
设计、施工品质超过5年不老化

不只在华人世界,他们也跃上世界舞台,跟一流对手较量,像是日本乃村、新加坡红木等。精品业界更流传,能让时尚宿敌LV跟Chanel不得不找同一家公司设计店面的,只有台湾的汇侨。

但是这家设计公司老板却格外低调,鲜少接受媒体访问。董事长王秀卿说:「料理好吃就好了,厨师不一定要出来亮相。」

这家隐身在名牌背后超过30年的企业,年营收42亿元,是台湾营业额最大的室内设计公司。

业界众所周知,1984年LV进入台湾第一家店就由汇侨执行长杨信力设计至今,在台湾精品业大型店面装修界,汇侨的覆盖率超过8成,他开玩笑说:「从A(Apple)到Z(Zara)的品牌,我都做过。」

台湾的商业空间装修业者多如过江之鲫,是什么让品牌独钟于他?原因只有「信任感」3个字。

要让国际精品信任,有多难?

代理萧邦(Chopard)、Tod's等品牌的台湾迪生董事总经理刘汝熹说,对国际精品品牌而言,店面形象等于品牌生命,只要有一丝不完美都会影响销售。

首先是设计,大多必须跟品牌总部派来的国外设计师合作,要求极高。其次是施工品质,路遥知马力,品质差的厂商做完。1、2年就看得到老化感,这对强调奢华感的精品品牌而言,绝不允许。以汇侨负责的萧邦101店举例,居然超过5年都不用改装更新,刘汝熹说:「这品质非常厉害,全球总裁都啧啧称奇。」

更残酷的是,每当国际品牌新店开幕,就算总部设计师千百次更改设计,开幕日期却一天都不能延,因为国际贵宾行程至少半年前就定好。

43年前不善理财差点跳票
浪漫设计师遇顾问妻子,确立分工路

「对于刚进入新市场的厂商,好的店面装修商如同一颗定心丸。」镇金店台湾区前总经理、现任JOY COLORi执行长谢淑英回忆,1993镇金店初入台湾市场,香港老板第一件事就是叮咛她找汇侨设计店面:「店面要做出国际精品感,胜算才会比较大。」

能从「靠品牌吃饭」的人,变成「品牌靠他吃饭」,中间这条路,汇侨走了43年。

1977年,建筑系毕业的杨信力,跟两个学长一起组了小工作室,从盖农舍到建别墅,什么案子都接,也接室内设计案当打零工。

「当时没有室内设计概念,大家都说是『做装潢』的。」他说。有次接了一个饭店设计案,从空无一物的毛胚屋到美轮美奂只花几个月,让他很有成就感,于是决定舍建筑师当一个「做装潢的」。

一开始并不顺利,因为他骨子里的完美主义,常常「一块瓷砖装得不满意,就整片墙敲掉重做」,加上不善于管理财务,简直做两案赔一案,在遇见企管顾问出身的妻子王秀卿时,他已经快要跳票。

「我一看帐,心想这公司太随兴了吧?应收票据都没有纪录的啊!」王秀卿笑丈夫:「他又是个老好人,居然把支票借给别人!我叫他全交给我管。」杨信力干脆把所有印章全交给未来妻子,从此专心于设计业务。

「设计师都有浪漫本性,很多人不擅于公司治理或是财务。」北市室内设计装修同业公会理事长孙因说:「汇侨的成功因素之一,是两位创办人早早将财务跟设计分工清楚。」

一次预算狂加后的教训
他思考如何预算内满足完美主义?

1980年代,杨信力承包当时西门町的今日百货工程,因为要求完美不断追加预算,副总经理告诉他:「我请你帮我修鞋,你做一双新鞋给我,我很高兴,但我只有修鞋的预算。」

这句话打醒他,要在客户的时间跟金钱预算中完成需求。但同时,他又完美主义作祟,该如何在预算内做出超高标准?

他开始改变制作流程。原本百货卖场改装,木工都在现场丈量、制作,但承包台北统领百货化妆品楼层时,工期不到1个月,装修范围却很大,他大胆将多数工程挪到木工厂制作,将现场工量降到最低,业主3天前看到现场半空,急得跳脚,隔天却瞬间完成8成,在商业空间打响名号。

听起来似乎容易,实际上却要靠着事前的精细丈量、计算、工厂管理、时间管理才有可能达成。也因此汇侨很早就订立SOP,从事前的情报搜集到设计、生产、工程管理、甚至到完工后的售后服务,都有标准作业流程。

「设计这行,有创意的人多,有纪律的人少,唯有坚持『有纪律的创意』才能成功。」杨信力说。他格外重视纪律,包括预算、流程、公司规章、保密协定,一丝不苟,这也是他能同时掌握敌对客户之因。

要服务顶级客户,眉角不少。例如,接到敌对品牌的案子,内部会委由不同的团队负责,彼此不互相打听;就连创办人夫妻自身打扮也得留意,有一次,不小心带着L牌的包到C牌开会,一回公司就收到C牌「礼貌性」寄来的包包,从此以后,两人就不太穿戴有品牌Logo的服饰出门,以免尴尬。

就连家人也得遵守纪律。他们的独子杨庭宇目前担任专案经理,做上海星巴克案时,明明家里在上海有居所,他却跟同事一起住宿舍、赶公车跟地铁,客户十分惊讶,问他为什么不坐公司车?他回答:「我爸妈说,我只是公司员工,不能滥用公司资源,这是纪律。」

汇侨横跨精品店、饭店、商办甚至博物馆设计,一年的案量高达400余个,平均不到一天就结一案,因此,严格的流程管理非常重要。例如,萧邦的101店,现场只有3周就必须完工,可是工厂早在1个半月前就开工,将现场工序降到最低,节省时间并兼顾品质。

自建工厂不外包、灯不亮一小时修好
他让名牌客户信任:价格贵没关系

一般装修业多采外包,汇侨却为了喝牛奶而养一头牛,在中国浙江跟台湾桃园有数千坪的工厂,打样、家具都自己来。

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自建工厂?为的也是赢得信任感。对于精品客户而言,家具或主题墙是店面质感的来源,因此格外重视打样,总部设计师会为了一片主题墙样品,千里迢迢飞来台湾监督;有时设计师不能来,汇侨就得将样品寄去法国。

汇侨商业空间部协理秦家珩举例,有个案子光打样就花了300万元,再花数10万空运到法国巴黎给总部确认后再寄回来,装到品牌店面中。规模小的设计公司,根本没办法达到这个门槛。

我们到访工厂当天,看到正在打样中的法国品牌Fauré Le Page的龙麟纹主题墙,为了做到够细致,角落的木纹都要对齐,只是一面墙,就花了300多个工时。

「为了赶时程,常常24小时三班制轮着打样,这种案子太麻烦又没有赚头,没有外包厂商愿意接。」秦家珩说:「幸好我们是自有工厂,不然就完蛋了。」

售后服务也是汇侨闻名之因。店里灯不亮,他们能在通报1小时内换好,不让客户延迟营业,连店内修理备品的库存也系统管理,只要低于安全存量就立刻红灯提醒。试想Cartier一个月业绩上亿、萧邦一个月业绩上千万,每1秒延迟,都会成为营业损失。

「汇侨是比较贵,但是一分钱一分货,对品牌来说,我不希望店面有任何问题;就算有问题,要确信找得到人尽速帮我修复。」老客户谢淑英说:「他的价格不只在商品本身,还在于多年维系的信任感。」

员工摆第一,机动组队接新案练功
「只要被欺负,品牌再大都不接!」

从设计到售后服务一条龙,背后是庞大的人力,汇侨光是台湾部分就有将近300名员工,两岸相加更高达约600人,规模在台湾室内设计业界非常罕见。

「不要说600人,台湾室内设计业界超过100人的公司,5家都不到。」孙因说,汇侨设计的规模堪称是航空母舰。

「我们不是制造业,是『买空卖空』的生意,靠的始终都是人。」王秀卿说。因此如何用人、锻炼人,是汇侨最重要的事。

虽然案量大,客户自己会上门,但他们每年宁可拒绝几个旧案,从各部门遴选成员,机动组成「X-team」,往新的领域竞标,保持人才的战斗力。

「你让战马拉磨子,拉久了,它们会忘了怎么在战场上奔驰。」杨信力说,办公室甚至保留数个空白区块,就是要让这些临时战队成员办公。

像是让习惯做精品店面的人,跟习惯做商办的人,组队一起去竞标豪宅案。店面使用5年就改装、商办大概15年,可是豪宅却要考虑20年,思维完全不同。汇侨设计副总经理廖慧兰说:「要去习惯不同的业种、空间需求、不同合作伙伴,这是维持同仁新鲜感跟竞争力的方法。」

这种任务型编组,能够增加人才能量,并且灵活应付不同的任务,广为世界一流企业使用。如IBM的矩阵式组织(Matrix Organization) ,便是使「大象也能跳舞」的人才运用方法。

杨信力至今还是很喜欢跟基层设计师组工作坊,但是室内设计业界流动率高,他自嘲:「他们都叫我『杨校长』,汇侨至少培养了几百个设计师给业界吧。」

虽然用百种身段应对名牌客户,但唯有一件事王秀卿不能忍。某世界知名品牌找汇侨设计案子,不断提出不合理要求、一改再改,地板翻修了10次却不给理由,导致整个团队无所适从,最后10个人走了8个,王秀卿大怒,通令公司从此不接这品牌的案子。

「如果有人伤害我的员工,管它是什么世界一流品牌,我也不做!」她的原则是:「不做这个案子,我还有别的案子;没有人才,我什么都不能做。」

锻炼人才不容易,留人更难,这也是他们推动股票上市的主因。如何养才、留才,将是这个名牌背后的台湾室内设计霸主未来的挑战。